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宋彬彬
      人们相继离开,小镇渐渐回归古老的宁静。
      如今,住在临街的房,也不会被各种嘈杂的声响所惊扰。清晨,偶有车驶过,并不刺耳,只轻柔地滑行入梦乡。路灯熄得越来越早,晚归的人也越来越少。每天,只有在孩子上学或是放学的时间,街上才会有短暂的热闹。到了饭口,路上的行人更是廖廖无几,回来探亲的青年,怅然若失地站在记忆中人潮熙攘的街头,感叹转瞬即逝的少年时光和昔日繁华景象。
      而身在其中的人们,并没有多少惊诧和不适,就如温水里的青蛙不会觉得有过程多煎熬。更何况,留下的总是有着各种羁绊,也多多少少练成两栖的本领。
我的彼岸是女儿读书的城市,开始是牙克石,那里有母亲、有姐姐。之后,她如愿以偿地考上重点高中,又转战到海拉尔。幸福的是,母亲因为陪读,也会同往。于是,一家人又能时常聚在一起,想想十多年来的聚少离多,而今的生活,真是快乐。
       当然,六七个小时的车程和崎岖的山路,让我们的见面也不轻松。两三周能一小聚,忙起来,月余或是两三个月也有可能。于是便日日盼望着放假,假期来了,见面的机会就多了。仍是我去她那里,充实而又悲壮的高中生活让她比我这个上班族更加忙碌。
       幸运的是,还有一些爱好,她没有放弃。周末,陪她去画室,一路上,我们穿越了许多商铺与摊位:各式各样的干果、手套、帽子和俄罗斯饼干……还要与形形色色的人儿擦肩。五颜六色的糖葫芦晶莹剔透地在零下三十摄氏度的寒冬里耀眼夺目,容颜诱人。“比小镇上的品种丰富多了。”虽然已经享受不了它的甜凉,但也会被这唯美的卖相所吸引。“那我也喜欢咱家,这儿人太多,乱!”女儿说。我知道她这不是矫情,而是因为久别,心生思念。
       画室在商场的顶楼,乱中取静,别有一番滋味。虽不是人流密集地带,但格局是开放式的,也有购物的人偶尔经过,好奇地张望。因为专注,所以并不会觉得干扰,累了的时候,溜会儿号。这样奢侈的休闲时光并不多,正常的假日模式是女儿学习,我读小说。被她鄙视、批评:“你这样做,怎么给孩子做榜样啊……再考一个证吧!”其实是嫉妒吧,她明明也特别想读书,各种各样的杂书,只是苦于没有时间和精力。
       曾斗志昂扬地想陪她一起学,拿起了理化看不懂,翻翻政史记不住,还是地理吧,趣味与实用兼备,半天才看明白一张图,人已昏昏欲眠。在春节里,帮她做了一整本书的摘抄,养好手痛之后,痛定思痛,毅然决然地报考了心理咨询。每每她来电问:“妈妈,你在做什么?”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在学习!”
       其实,我本打算再拿下一个导游证,既可增长见识,又可畅游祖国名山大川。咨询后,想了想自己的英语水平,默默地偃旗息鼓了。
     “那你背诗词吧!”然后,她不辞辛苦地到书橱里精心挑选了一本《大好河山好骑驴》,作者有一个帅气又响亮的名字:王这么。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曾经,是我监督她背诵,现在是她督促我。
       第三天,背诵“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我乡。”突然失笑。是啊,此心安处是我乡,无论是“夷岛绝域”的曾经,还是“养生圣地”的家乡;无论是沉寂空廖的小镇,还是喧嚣噪杂的城市,唯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上一篇:美好的希望在春天

下一篇:美好的希望在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