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五月的内蒙古大兴安岭库都尔林区,草木吐绿,万物复苏。可在库都尔林业局森防站技术人员的眼中,他们关注的不是秀色美景,而是森林病虫害。如何与虫害“斗智斗勇”,保森林“强身健体”?带着疑问,笔者跟着“森林医生”一起去“出诊”。
       5月13日一大早,我们驱车来到野外的一处松瘿小卷蛾监测点。一到现地,笔者不禁好奇,为啥有些落叶松被套在一个白色的网罩里?技术员宋晓勇解释:“这叫‘套笼’,是我们自己设计的,用来监测、捕捉松瘿小卷蛾,相当于‘野外饲养’了。操作起来也很简单,把被虫子侵害的幼树罩起来,上下两端用绳子系紧,中间透气又透光,不影响树木生长和虫子进化。”
       宋晓勇介绍,他们正在开展一个中央财政林业科技推广示范项目《松瘿小卷蛾综合防治技术研究》,通过了解掌握松瘿小卷蛾的生物学特性,总结出一套最有效的综合防治技术。难度就在于松瘿小卷蛾体积小,不容易诱捕,室内饲养成活率低。这个“套笼”就是专门为松瘿小卷蛾“量身定制”的,要不定期进行检查,防止出现松口、破损的地方。
       现在正是松瘿小卷蛾从幼虫进化成蛹的时期,它的藏身之处十分隐蔽,但也难逃“森林医生”的一双“利眼”,他们主要观察落叶松当年生的主梢和主干上新生侧枝基部是否有流脂和瘿状膨大,根据这一显著特征来判断。再过一个多月,成虫就会从树干里钻出来,殊不知,等待它的是飞不出去的“套笼”。
       “别看它长得这么一小点,危害性特别大,一旦落叶松的幼树被侵害过,就失去了成材的机会。”宋晓勇的话中带着惋惜。一旁的同事李双喜发出感慨:“一棵树的成长要禁受各种虫害的‘考验’。你看,这树上除了松瘿小卷蛾,还有吸食松针的落叶松鞘蛾呢!”
       由于鞘蛾数量少,达不到防治的程度,我们便赶往下一处落叶松毛虫监测点。今年,在重点防治虫害的名单里,松毛虫“位居榜首”。
       远远望去,一片人工落叶松林遮天蔽日,一簇簇碧嫩的松针在枝头舒展,散发着阵阵松香,这可是松毛虫最爱吃的食物。走近一看,树干上有一只深灰色的松毛虫正卖力地向上爬,渴望到枝头“饱餐一顿”,不巧,被防治员设置的“路障”拦截,只好灰溜溜地无功而返。
       原来,这个“路障”的专业术语叫“阻隔调查法”,在树干胸径处缠绕塑料环阻隔幼虫上树,便于监测松毛虫幼虫上树数量和有虫株率。仔细查看各个标记树一番后,宋晓勇说:“根据我们近一段时间的监测调查,这片林子的松毛虫危害比较严重,凡是它吃过的枝头,松针‘片甲不留’。六月下旬,就要及时采取防治措施,否则一旦虫害蔓延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确保“对症下药”,他们必须深入了解每一种森林病虫害的生物学特性,通过野外诱捕或饲养,制作各个阶段虫态的标本,这需要花费一年甚至多年的时间。技术员孙英芳已经成功制作出一套完整的落叶松毛虫生活史,从望而生畏到徒手捉虫,再到与虫为伴,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虽然森林里每年都会上演“人虫大战”,但消灭不是最终目的。“如果将虫害完全消灭,会破坏生物链,保证有虫不成灾就行。尊重自然规律、保持生态平衡,是开展森林病虫害防治的前提和基础。”森防站副站长薛旗一语中的。
       在库都尔林业局50.2万公顷的生态功能区内,有保存了67年、至今完好的人工林118万亩,成材不易,成林更难。“森林医生”们正是靠着一双勤快的脚,走遍生态功能区的各个角落,靠着一双勤劳的手,防治松瘿小卷蛾、松毛虫、鼠害等20余种森林病虫害,靠着多年积攒的经验和智慧,打赢了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森林火灾”。
       如今,青山无恙,拥绿揽翠,这群“森林医生”功不可没,也让“除害、敬业、厚德、求是”的“啄木鸟精神”在兴安林海处处绽放、传承不息……(陈晓琳 李春红 宋晓勇)
 

上一篇:阿尔山林业局清理拦截外来牲畜力度大成效好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