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好久没回小村看看了,今日阳光晴好,在微微的秋风中,我骑着自行车去小村。此行,只是想跟小村做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在大雪到来之前、在河水冻住前,一个人在河边坐一会儿,仅此而已。
  季节变幻确实很快,仅仅一周,兴安的山山岭岭已是金黄一片,满目萧瑟,一条水泥路把金灿灿的山野划成两部分。
  穿过铁路走过南桥就是小村。小村很静,静得只能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马路上、胡同里几乎都没有人影,只有几只小狗奔跑着。几株杨树、云杉站在路边,痴痴的凝望着蓝天,见证着小村的沧海桑田。村子里,十几幢红瓦白墙的房舍一律被蓝色的栅栏包围着,在高空中往来穿梭的电缆线让小村人有了长电、网络、电话、有线电视,棚户区改造工程的实施,现代化进程的推进,让小村在落寞中多少有了一点生气。
  小村的落寞,主要体现在人员的流失上。自从1998年秋山场学校撤掉,有学生的住户大都搬到了镇上;苗圃撤销后,年轻人多数去外地打工了;考取大学的孩子们毕业后大多把根扎在了城市。留守下来的只有不足一百人的林场职工,还有一些老人。当年迎来送往小村人往返外面世界的西五旗车站取消了,掩映在绿树丛中、终年为小村人提供免费服务的卫生所撤消了,公有制粮店和商店也解体了,这些房子大多拆除,学校成了农场。
  站在公路边,最先看到的是母亲的房子,它位于公路右侧第一幢第一家,向北有三扇大窗子、菜园子最大的那家就是。三室一厅一厨房,这在当时的林场居民中也是少有的户型,给我家当时划出了100平米,但父亲只要了60平米,这足够我们姐弟几个学习、生活了。我们成年后陆续离家到外面闯荡,父母却坚守下来,为我们姐弟几个保留着心中永远的家园。
  2007年,我们自作主张让父母从山清水秀、自给自足的小村搬到了美丽、整洁的草原小城,那也是小弟落脚的地方。让父母住进了有自来水、热水器、天然气、集中供暖的楼房,二老再也不必做扫雪、掏炉灰、倒泔水等琐碎的家务劳动了,我们自以为这样的安排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可母亲并不领情,她经常流着眼泪给亲友打电话回忆在小村的一切,诉说着搬迁后的种种不适。来小村居住30多年的母亲,早已熟悉并爱上了小村的一切,她把自己顺理成章的融入到小村的春夏秋冬中去了。在那里,她跟村人一起进山听着鸟鸣,采花、采蘑菇,在落日余晖中跟村人坐在马路边拉家常,跟父亲一起在晨雾中侍弄他们的菜园。丰硕水灵的茄子、辣椒、西红柿、大白菜等作物常常是父母留给我跟姐姐最好的礼物,站在门前遥望我们是他们最大的快乐和满足。应该说父母在小村的生活是安逸自在的,可我们却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细想起来,我们这样的安排并不妥当,他们并不喜欢钢筋水泥筑起的城市,不喜欢将自己完全置于没有鸡犬之声、没有土地、没有熟人的生活中。
  站在树影下凝望母亲的房屋,它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亲切和温暖,我的目光酸楚中有些湿润。曾经,它是我的精神驿站,每每感觉累了,或是心情不爽,我都要回到父母身边,在我的闺房住一夜,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自房子易主,我的心似乎也没有了可以停靠的港湾。
  穿过铁路,我从陈列着歪歪斜斜的板夹泥房屋的西五旗村走向西大河。
  河岸秋色正浓,鸟儿们远走他乡,河畔失去了往日的热闹与繁华。树叶落尽的灌木丛中,一粒粒经霜的刺梅果像跳跃的火苗,摘一粒放进嘴里,绵软、甜润。落叶在阳光的暴晒下变得酥脆,采上去,发出清脆的嚓嚓声。穿越灌木丛,终于见到了西河,它宽阔、清澈、宁静。
  这条河源自库都尔河流向乌镇的振兴河,环绕在小村最西侧的大山脚下,村子里大大小小的河流都要流到这里,且又是小村最大的一条河,所以,村人都叫它西大河。
  童年时代,这条河是我们的乐园和天堂。每年的春夏季节,这里是花的海洋,开在高处的是洁白的稠李子花、山丁子花,开在当腰的是粉红的刺梅花,依偎在树底下的是芍药花、金莲花、马兰花……我们放学后来这里采酸木浆吃、捉迷藏,像小蜜蜂一样在花丛中钻来钻去,各种各样的鸟儿在树林中曲声婉转的叫着,成群的燕子贴着水面疾飞,空气中流淌着甜甜的花香。跑累了、渴了,就蹲在河边洁净的沙滩上,掬一捧清凉的河水洗一把脸,浑身上下都很凉爽,有时还会痛饮,那水一直甜到心里。河水倒映着绿树红花,映衬着我们笑盈盈的小脸,像一幅动感画卷,对着天空徐徐展开。秋天,果实成熟了,我们来这里觅食。岸边种了大片的蓖麻,吃一把蓖麻籽,香香的;刺梅果的籽粒有毛刺,吃多了易得盲肠炎,我们只好把贪婪的目光盯在稠李子和山丁子果上。那个年代,没有水果吃,野果子就成了我们的零食。多年后,回想起童年的味道,仍充溢着野果的酸甜。
  上中学后,因为课业紧,不再贪玩去河边了;成年后,工作、生活都很忙,很难想起去河边走走看看。
  这些年,随着生活条件好转,掀起了旅游热,受这股热潮冲击,我也曾怀揣着一份梦想和好奇走向外面的世界。看都江堰,看黄土高坡,看重庆的夜景,看蓝缎子一样的湖水,看驯鹿部落……走过几遭,我发现,哪儿的风景都不及小村的自然、优美、洁净,哪儿的鸟鸣都不及小村的清丽婉转,哪儿的水域都不及小村的清澈秀美、清冽甘甜。
  正午的阳光和煦温暖,照在身上很舒服,像母亲般的抚摸。就这样坐在河边的草墩上,任风吹乱我的长发,任风把我的思绪扯得很远。看到农人在地里忙碌,看到牛羊在野地上吃草,看到老屋孤零零的立在村落的一角,看到小村依偎在秋光秋色中,我的内心盛满了宁静与安详。至此我才发现,无论我走出多远,小村依然是我心中最向往、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
  风还在继续吹拂,树叶从枝头摇落,河水载着一片片红叶,载着小村一段段往事流向远方…… 
       □钟寿军

上一篇:冬之歌

下一篇:返回列表